联系宏源
  • 电话:0373-3878302(吕Sir)
  • 传真:0373-3878301
  • 手机:15137380542
  • 客服QQ:1092327062
  • 邮箱:1092327062@qq.com
  • 地址:新乡市陈堡工业园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> 利来国际首页w66 >

奏响“未来赞美诗”

  高亢嘹亮的引子又一次响起,庄严磅礴的旋律再一次激荡。3月4日晚,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开幕。伴随着《未来赞美诗》的管乐齐奏,国际残奥委会会旗在国家体育场冉冉升起。

  《未来赞美诗》是国际残奥委会会歌,在开幕式上演奏的是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扬帆管乐团。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的前身是重庆市盲人学校,2011年成立的扬帆管乐团现在有70多个孩子和30多位老师,是全球最大的盲人管乐团。

  经过改编的《未来赞美诗》,标准演奏时长是1分58秒。接到演出任务时,离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开幕式只有116天,拿到改编后的乐谱时,离正式登台只有49天了。像每次练习新曲目一样,特教中心的老师开始一遍遍给孩子们读乐谱,给他们录制有声乐谱。只用了5天时间,新组建的管乐团就完成了首次集体排练。

  “跟2011年管乐团刚成立时相比,老师和孩子们都成熟了很多。”重庆特教中心校长李龙梅说。李龙梅当年是从重庆市南岸区一所普通学校调到盲校担任校长的,她发现盲校的很多孩子都有比较好的音乐禀赋,擅长笛子、二胡的人比较多,但他们比其他学校的孩子更敏感,更容易激动。2011年元旦,学校组织师生听了一场新年音乐会。在返回学校的车上,孩子们兴奋不已,一边哼着刚刚听过的乐曲,一边讨论哪种乐器更好听。同样在兴奋中的李龙梅,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组建管乐团,引导孩子们从自己擅长的“独奏”转到从未尝试过的“合奏”,让他们体验相互配合和团队协作带来的愉悦。

  让李龙梅没有想到的是,在首批报名的36名孩子满心期待着他们的“管乐之旅”时,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。孩子们读不了乐谱,看不到指挥,练习时要有老师当翻译,演奏时要有老师在身边引导。30多个孩子报名参加管乐团,就得有30多个老师陪着他们练。

  乐团中有一个女孩选择学圆号,她的老师音乐基础为零、从来没有摸过乐器,依然选择和她一起学。孩子一个月左右就基本学会了,老师花了一个半月,却连响声都吹不出来,嘴肿得水都喝不了。那一段时间老师的压力很大,在家里经常情绪失控,哭完了接着练。

  就这样,首次演出取得圆满成功,所有师生都大受鼓舞。越来越多的人也感受到了孩子们的渴望和努力。在南岸区的倾力支持下,重庆特教中心有了四季花香的新校园,建起了孩子们觉得“老厉害了”的音乐厅。包括中国交响乐团和中国人民军乐团在内,一些国家最顶尖的艺术团体相继来到重庆特教中心。艺术家与扬帆管乐团的孩子们一对一交流,演奏时让孩子摸自己的嘴、喉咙、腹部,反反复复感受发声的技巧。

  2012年,扬帆管乐团作为唯一一支特邀展演的队伍,参加了“中华号角——2012年上海之春国际管乐艺术节”。主持人对这个特殊管乐团的介绍,多次被现场雷鸣般的掌声打断。2014年,“最好的未来”梦想公益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,中国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向扬帆管乐团参加演出的孩子们献花。2017年,扬帆管乐团在重庆大剧院举办“看见微笑”专场音乐会。这些看不到光明的孩子,10余年间已被越来越多的爱与温暖聚光。

  《未来赞美诗》的引子,是一段由小号奏出的号角,王太樊是演奏这段引子的首席小号手。19岁的王太樊,在小学六年级时因先天性眼病完全失明。“黑暗带来的恐惧和孤独,是沙漏中的一粒粒沙。为什么我的沙漏中,装着整个沙漠?”来到重庆特教中心的王太樊,常常独自坐在角落发呆。特教中心的陪伴教师李沂念递给他一支小号:“我的音乐课,每个孩子都要选一个乐器。我推荐你选小号,既能独奏又能合奏。”在大学专攻小号的李沂念,拿着小号和王太樊一起练:“心里有气,就狠狠吹出来。”看到王太樊憋得满脸通红,又不忘提醒:“不是气大就能吹出响声来,气顺了声音才好听。”

  军乐团的首席小号演奏家王强,小号手王泉泉、郭斯潇都成了王太樊“不请自来”的老师。小号里流淌出的乐曲,越来越让王太樊沉醉,每天至少要练习3个钟头,直到自己的每一个动作、每一次呼吸与每个音符和节奏融为一体。

  参加开幕式演出的现场排练,是扬帆管乐团的许多孩子第一次坐飞机、第一次到北京。他们不习惯北方冬天的寒冷干燥,但唯一让他们紧张的还是训练。对于这些视障孩子来说,《未来赞美诗》这首不到两分钟的乐曲,带来的最大挑战不是记谱、排练和演奏,而是站立、队列行走和持乐器的姿势。就连一个预备演奏的动作,都要经过一对一、手把手,成百上千次的练习,才能做到整齐划一。如何面向观众微笑——这些常人再自然不过的表情,他们都要摸着老师的脸才能慢慢学会。铜管乐器在寒冷的空气中暴露太久可能会被冻住,他们担心第一个音跑调甚至吹不响,每天都坚持在室外训练半小时以上。王太樊每天最早起床,最晚睡觉,坚持在早晚的寒风中增加自己的训练量。

  3月4日晚,王太樊的父亲王忠志和特教中心的老师同学,早早来到学校的扬帆音乐厅欣赏他们的演出直播。随着王太樊沉着地举起小号,微微扬起下巴,清澈激越的号角,瞬间引燃了无数次在心中汹涌澎湃的乐章。

  1分58秒,分毫不差!看着舞台上镇定自若的儿子,王忠志早已泪流满面。他想起儿子曾不止一次说:“每次音乐响起,我就感觉身边有无数的光。它们照亮了我的心,照亮了未来的路。”

返回顶部
Copyright 2013 利来国际首页w66 All Rights Reserved